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石窟 >> 正文
秘室宝藏——藏经洞漫谈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丨     作者:文 / 图 赵晓星 丨    时间:2012-12-10   访问量:

图8 华尔纳

到华尔纳来到莫高窟时,王道士的心情与做法完全不一样了。北京大学的陈万里在他随华尔纳第二次赴敦煌“考古”的《西行日记》中有相关的记载,从中我们可以窥知一二,他在1925年5月10日记到:“翟荫君在肃州复新雇一周姓木匠,同人咸呼之为老周。老周前年曾随华尔纳、翟荫二君赴肃州北黑城子及敦煌佣工数月。今日告我华尔纳君在敦煌千佛洞勾留七日,予道士银七十两,作为布施。华经洋布和树胶粘去壁画得二十余幅,装运赴京,周之助力独多,特附记于此。”当时藏经洞已空空如也,王道士手中的存货也早已销售一空,华尔纳便转移目标,盯上了莫高窟洞窟中的壁画和彩塑,他给王道士一点小礼物,施舍一点银钱,王道士就对华尔纳粘贴破坏壁画和搬走彩塑视而不见,一点也不心疼,这与他所倡导的修补佛窟、清沙扫窟,并不断以保护千佛洞而向老百姓化缘的行为完全背离。华尔纳在第二次的考察计划中就有整窟搬迁的计划,甚至想让莫高窟成为空洞,毫无价值,其狼子野心可谓昭然,强盗的嘴脸也挣狞可恶。王道士居然仍对此可以熟视无睹!

王道士的一生,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都是在饥饿与凄楚中度过,中年浪际天涯,无奈在兵营偷生,又蓄发为道,虽然后来在莫高窟风云一时,但是终归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是积功积德的事情,洋人们最终还是一次次地欺骗了这个精明的湖北佬,特别是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唾骂。当地老百姓可以把华尔纳从敦煌赶跑,那就同样可以把出卖了藏经洞宝藏的王道士逼疯,传闻王道士晚年疯了,或至少是不得不靠装疯卖傻才度过晚年。陈万里在《西行日记》1925年5月26日条中载华尔纳第二次敦煌考察事时有记:“千佛洞分上、中、下三院,下院为盗卖古物已十余年之王道士所居。二十日在月牙泉席上,据说王已得精神病。此次往游千佛洞时,闻余等至,即趣避他往。询之庙祝,亦谓精神尚好,则前日之传言有精神病者,或冀免官厅之惩办欤?”另外,1926年12月26日华尔纳给斯坦因写的信中说到:“只能找到一丝真实的影子,那就是我曾经给王道士赠送了一点银钱,只有75两,可是这个数字也被夸大到10万银圆,村民们因此去找王道士,要求和他分享这笔钱。王道士当然拿不出这笔现金来,于是村民们就以死来威胁他。王道士只能装疯卖傻,才躲过了这场灾难。翟荫去敦煌的时侯,随身带着我过去的翻译员,这位翻译员在前一次随我访问敦煌时对王道士极为友好。但是此时王道士竟然不认他,躲得远远的!”王道士晚年之凄惨景象,于此可见。

1931年这位历史人物终于摇摇摆摆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毕竟他在莫高窟还是有自己的事业,有几个忠实自己的弟子,他的徒子徒孙们如赵明玉、王明发、姚明善、方至福等把他葬在了莫高窟大泉河东岸的沙滩上,还为他修建了一座很气派的土塔,并立了一个功德木碑。这个塔在今天成了莫高窟一景,无论是作为功德塔,或纪念塔,或王道士的耻辱柱,都成了历史的记忆。王道士以一介卑微之身,无论如何可以满足了。

我们所熟悉的斯坦因为王道士的那张照片中,王道士憨憨的笑着,他瘦小的身躯躲在宽大的道袍下面。与藏经洞原来的主人洪辩那种深沉睿智的自信表情比起来,王道士显得那样天真与卑微。历史给他留下的是无数人的唾骂,而据说他晚年因为经不住来自各方的压力而发了疯,或者他的余生只能靠装疯来度过。他也曾努力过,他甚至还给慈禧太后写过信,但这些都没给藏经洞带来一点转机,直到伯希和将这些珍宝公布于世。所以,在王道士的小小身躯里浓缩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而是一个时代中华民族的悲哀。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