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石窟 >> 正文
东千佛洞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丨     作者: 丨    时间:2012-11-30   访问量:

位于今甘肃省瓜州县桥子乡南35公里峡谷两岸的东千佛洞是敦煌石窟群之一,隶属瓜州县文物局管理。现存洞窟23个,有壁画、塑像者八窟,东岩三窟,西岩五窟,多为单室窟。形制有长方形中心柱隧道窟、圆形穹窿顶窟、方形平顶窟,其中第2,4,5,7窟均为长方形中心柱窟,尚存部分佛、菩萨塑像,但多为清代重修,唯第4窟西夏高僧像,身着俗装,保存完好。壁画分布四壁,内容可分为五类:经变画、密宗图像、尊像画、装饰图案和供养人画像。经变有:西方净土变、药师净土变、文殊变、普贤变、涅槃变、水月观音变等;密宗图像有坛城图、密宗曼茶罗(藏密)、十一面观音变、八臂观音变等(汉密或杂密);尊像画有说法图、释迦行道图、禅定佛像、观音像等;装饰图案有窟顶装饰、圆光、背光、边饰等,纹样有莲花、忍冬、百花、卷草、火焰、宝珠等;供养人画像残存西夏供养人画像并西夏文题名。壁画以第2窟保存最为完整。  

从佛教信仰思想而言,多属显密结合、汉密藏密结合的综合型信仰。从壁画内容风格而言,显教经变汉密图像均属中原风格。藏密传自西藏,都有一定的西藏、印度、尼波尔影响,艺术风格和内容与榆林窟第2,3,4,29诸窟基本相同,是榆林窟西夏和元代艺术的一个分支,但它又具有一定特点,是西域早期石窟形制的再现。如第2,4,5,7诸窟均为长方形中心柱隧道窟,中心柱后画涅槃图,玄奘取经图据宋《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或《玄奘取经记》绘制画面,穿插在普贤变、千手观音变、水月观音变中。这种穿插式的画面,在榆林窟已经出现,但把玄奘取经场面放在水月观音变画面的重要位置,而且还有大梵天王凌空护卫,使玄奘取经成为经变中心,形成统一和谐的画面,则仅此一处。

东千佛洞壁画艺术,完全是中国自创的变文与变相结合的产物,无论内容还是风格,均以第2窟为代表,一窟之内多种风格并存,涅槃变中悼念释迦的八部圣众、七大弟子和各国王子,形象真实,线描挺劲,神采飞扬。密宗曼茶罗中舞姿劲健的金刚,藏风颇浓,特别是手攀树枝、身姿妩媚、服饰特殊的观音像,印度影响很浓,为东千佛洞所独有。东千佛洞和愉林窟、莫高窟一样,可以看到十一世纪以后,通过西藏进行的中印佛教文化的交流。

东千佛洞第2窟

位于西崖下层。坐西向东。开凿于西夏时期,是东千佛洞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为丰富的洞窟。

前甬道宽1.7—1.9米,进深2.01米。窟室平面呈长方形,宽5.98米-6.6米,进深9.32米,高约7.5米。窟室由西壁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部深5.83米,略呈正方形,窟顶为覆斗形顶;西壁前有佛台,长4.01米,宽1.51米,高0.68米;南北二壁前也有佛台,各长2.4米,宽1.1米,高0.8米。后部南北甬道各宽1.19米,高3米,深3.49米;后甬道宽2.1米,高3米,长5.98米,均为平顶。

前甬道顶部绘单凤、双龙与莲花等图案;南壁上绘垂幔,下绘男供养人1排,据前人20世纪80年代调查,当时在西起第1身男供养人旁有西夏文题记2行6字,又有学者调查为“右壁第3身2行14字,其中6字尚清楚”;北壁上绘垂幔,下绘女供养人1排6身(已漫漶)。

窟室前部窟顶藻井绘曼荼罗;四披绘图案、趺坐佛、说法图等,约近半已残毁。西壁前面佛台上设3个束腰莲花座(形同榆林窟第3窟东壁佛坛上的束腰莲花座),上各塑趺坐佛1身,肉身金色,着红色袈裟,塑像完好,似为清代改修过。南北壁前面的佛坛上各设二束腰莲花座,座上各塑结跏趺坐菩萨1身,单跏坐菩萨1身,为清代所塑。

窟室前部西壁宽6.39米,高5米。中间2幅壁画内各绘坐佛8身,两侧南北甬道口上方各绘一布袋和尚。南壁宽5.83米,高5米。东侧绘十一面八臂观音变1铺,西侧绘药师经变1铺。北壁宽5.83米,高5米。东侧绘八臂观音变1铺,西侧绘西方净土变1铺。东壁宽6.6米,高5米。门上绘坐佛1排14身,门北绘十一面八臂观音变,门南绘四臂观音变。

窟室后部南甬道顶部绘坐佛、卷草、莲花图案等图案,南壁绘水月观音1铺,北壁绘菩萨与菩提树等。北甬道顶部绘坐佛、卷草、莲花等图案,北壁绘水月观音1铺,南壁绘菩萨与菩提树等。后甬道顶部绘坐佛、卷草、莲花等图案;西壁中间绘说法图1铺,南北两侧各绘药师佛1铺;东壁绘涅槃变1铺。

第2窟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后部南北甬道壁画中的两幅水月观音图,图中观音悠然自若地端坐在金刚宝座上凝思遐想,身边彩云环绕,上后数根翠竹点缀出仙山圣地的清净;金刚宝座前流水潺潺,远方天际高挂一勾弯月,隔水岸边,玄奘披赭红袈裟,面对滚滚激流,合十敬礼;随行的猴行者人身猴面,披发露齿,头戴金环,腰束带,脚穿麻鞋,一手牵白马,一手举额眺望;又有一组神灵于云中护卫玄奘西行,云中神灵身着帝王装,头戴通天冠,脚穿云头履,手捧香炉,侧有天女举宝伞,后有侍从持彩旗。如将以上几组内容与榆林窟西夏第2、3、29窟中的玄奘取经图仔细比较,就会发现东千佛洞的水月观音图中的玄奘取经,不是插曲,而是整幅图所想表现的主题,这是值得区分和注意的。

东千佛洞第5窟

位于西崖上层。坐西向东。开凿于西夏时期。是东千佛洞中融汇佛教显密两宗的典型洞窟。

窟室平面呈长方形,宽6.48米-6.8米,进深8.96米,高约3米。窟室由西壁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部深5.79米,略呈长方形,窟顶为穹窿定;西壁前有佛坛,南北长4.16米,东西宽2.55米,高0.32米。后部南北甬道各宽1.16米,高2.3米,深3.17米;后甬道宽0.98米,高2.3米,长6.48米。

窟室前部窟顶西披残存飞天2身,东披存趺坐菩萨、比丘各1身,南、西、北披残存垂幔纹饰。

窟室前部西壁宽4.16米,高2.53米。中间佛龛宽1.2米,高2.2米,深0.4米。佛龛外南北两侧残存佛教故事画。南壁宽5.79 米,高2.53米。东起绘文殊变、八臂观音、如意轮观音、十王变各1铺。北壁宽5.79米,高2.53米。东起绘普贤变、绿度母、八塔变、十王变各1铺。东壁宽6.64米,高2.53米。门北北侧上部绘坐佛6身,北侧中部绘四瓣莲花,上瓣内绘八臂观音,左、右、下瓣内绘四臂观音,莲花中心绘二臂观音;门北南侧上中部绘一塔,塔内绘趺坐菩萨;门北下方绘金刚3身。门南已被毁。

窟室后部南甬道顶部绘花卉图案,南壁绘观音2铺,北壁绘毗沙门曼荼罗1铺。北甬道顶部绘花卉图案,北壁西起绘水月观音、四臂观音各1铺,南壁绘曼荼罗1铺。后甬道顶部绘花卉图案;西壁北侧残存立佛1身,中间及南侧残存坐佛等;东壁绘涅槃变1铺。

关于东千佛洞第5窟北壁的毗沙门天王与八大夜叉曼荼罗,敦煌研究院刘永增有过专门进行考证和研究(参考刘永增《安西东千佛洞第5窟毗沙门天王和八大夜叉曼荼罗解说》,《敦煌研究》,2006年第3期。)作者根据安西东千佛洞第5窟南北壁残存的西夏供养人、西夏文供养人题记及窟内壁画内容推断,该窟开凿在西夏时代。毗沙门天王与八大夜叉曼茶罗位于石窟后部右甬道南向面,画面略呈方形,高1.75米,宽1.71米。画面正中画十六瓣莲花,内画毗沙门天王。毗沙门天王外侧画八瓣莲花,莲瓣内画八大夜叉。八大夜叉外侧与曼茶罗外框之间的空地以墨线画圆形复瓣莲花,其间画如来像、比丘像、明王像、供养天人像等尊像画。画面中毗沙门天王身负头光,头戴菱形三面宝冠,身穿锁子甲,脚蹬乌靴,右手持宝幢,左手于腰间握持宝鼠。两眼怒目而视骑坐青狮上。各夜叉的共同特征是:上身赤裸,下身著裙,头戴花冠,着耳珰、腕钏、臂钏、胸饰等。夜叉各骑坐马上,左手均握持宝鼠,右手各持不同的持物。与主尊毗沙门天王的坐骑青狮一样,马头均朝向石窟内侧(西方)。马背上铺有方形坐垫,第1、2、5身马背坐垫前各画一半圆,表现的应该是马鞍。马用土红色以白描的手法画出,除两身为浅灰色外其余的马身均为白色。

第5窟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北壁的八塔变。八塔变宽2.25米,高1.62米,距地面0.93米。此图中间为降魔大塔,两侧为释迦降生、调服大象、猕猴献蜜等六小塔,上部为涅槃,合起来为八塔,描绘了释迦从降生到涅槃的一生事迹,与莫高窟宋代第76窟和榆林窟西夏第3窟中的八塔变颇有相似之处。

北壁东侧的普贤变宽1.92米,高1.94米,距地面0.58米。画面以普贤菩萨乘坐于象背为中心,四周围绕菩萨、比丘等侍众。不仅人物形象具有西夏晚期之特点,最重要的是此图中看上去像成团成串葡萄状的云气纹,和榆林窟西夏第29窟普贤变中的云气纹十分相似,如出一辙。

东千佛洞第7窟

位于东崖上层。坐北向南,开凿于西夏时期。

窟室前部窟顶四披残存飞天2身,东披存趺坐菩萨、比丘各1身,南、西、北披残存垂幔纹饰。

窟室前部北壁宽4.57米,高4.2米,正中开一佛龛。龛外清代浮塑背屏,龛内残存一清代坐佛。背屏上方又浮塑一小龛,龛内塑一坐佛。小龛两侧各存西夏绘飞天1身。东西甬道口上方各存西夏绘坐佛2身。西壁宽5米,高4.2米。上部靠窟顶处绘坐佛1排14身;中部南起绘接引佛、净土曼荼罗、曼荼罗各1铺。东壁宽5米,高4,2米。上部靠窟顶处壁画被毁;中部南起绘接引佛、净土曼荼罗、曼陀罗各1铺。南壁宽4.57米,高4.2米。门东、门西各绘金刚1身。

窟室后部西甬道顶部绘忍冬莲花图案,中间绘双凤;西壁上部绘垂幔,下部绘趺坐菩萨3身;东壁上部绘垂幔,下部绘八臂观音。东甬道顶部绘忍冬莲花图案,中间绘双凤;东壁上部绘垂幔,下部绘趺坐菩萨3身;西壁上部绘垂幔,下部绘八臂观音。后甬道顶部绘忍冬莲花图案,中间绘双凤;南北壁上部绘垂幔,北壁中间绘说法图1铺,东西两侧各绘菩萨1身;南壁绘涅槃变1铺。

本窟窟室前部东西壁南侧的两幅接引佛图极为珍贵,图中接引佛前后站立着二弟子、二菩萨、二神将,其中二菩萨抬着一朵大莲花俯视,空中显现天宫,与黑水城遗址出土的两幅西夏阿弥陀佛接引图是同一模式。东西壁的西方净土变也非常重要,在一座有宫门、正殿、角楼的宫廷建筑里,阿弥陀佛及其眷属端坐在正殿当前的广场上,前有一组伎乐,下有莲花、化生、灵禽异兽充满七宝池。这幅画反映了西夏时期的建筑风貌。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