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从天上到人间:敦煌艺术中的弥勒信仰
敦煌研究院 丨 胡同庆 丨 2014-6-5    访问量:  

如果说北朝时期是以阙形龛象征弥勒菩萨的兜率天宫,到了隋代,则以内容丰富的经变画形式描绘了弥勒菩萨坐在楼阁殿堂中说法、天女手执乐器竞起歌舞的场景。

关于《弥勒经变》,据画史记载,中原地区最早出现于隋代。裴孝源《贞观公私画史》云:“弥勒变相图一卷……董伯仁画。”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8云:“隋董伯仁杂画台阁样弥勒变……传于代。”根据经文和壁画分析,只有《弥勒上生经》才有楼台殿阁,因此董伯仁所画应该属于《弥勒上生经变》。敦煌壁画中的《弥勒上生经变》也始于隋,与中原同时出现。

据《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云:“尔时兜率陀天上,有五百万亿天子,一一天子……以天福力造作宫殿。……亦有七宝大师子座,高四由旬。……宫四角有四宝柱,一一宝柱有百千楼阁。……诸阁间有百千天女,色妙无比,手执乐器。其乐音中,演说苦空无常无我诸波罗蜜。”敦煌壁画中所保存的七幅隋代时期的《弥勒上生经变》,都是依据相关经文所绘制。其画面上一般绘弥勒身穿菩萨装,交脚或倚坐在大殿中央,殿两侧楼阁内天人演奏乐器;另外大殿两侧可能绘有帝释天、帝释天妃或维摩诘、文殊,画面内容有的比较丰富,有的比较简单。

图4 隋代第419窟后部平顶    弥勒上生经变

如隋代第419窟后部平顶《弥勒上生经变》,图中所绘兜率天宫为五间歇山顶殿堂,弥勒菩萨交脚端坐须弥座上,两侧侍立二菩萨、四天王,殿堂外侧起重楼,高四层,内有诸天人做演奏乐器或合十供养状。大殿两侧分别画乘坐龙车是帝释天和乘坐风车的帝释天妃,周围有飞天、人非人等簇拥随行,表示诸天神前往兜率天宫赴会,画面内容丰富,充满欢乐的气氛(图4)。

图5 隋代第433窟后部平顶    弥勒上生经变

又如隋代第433窟后部平顶《弥勒上生经变》中所绘兜率天宫为五间歇山顶殿堂,弥勒菩萨交脚端坐其中,两旁各有二身胁侍菩萨;殿堂两侧各画一座两间歇山顶建筑,分别坐维摩诘、文殊,二人身后坐满听众,但画面内容较为简单(图5)。

图6 隋代第417窟后部平顶    弥勒授记

另外,隋代第417窟后部平顶《弥勒上生经变》帝释天龙车下侧,还描绘有弥勒授记的内容。据《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云:“佛告优波离,汝今谛听,是弥勒菩萨于未来世当为众生,作大归依处。若有归依弥勒菩萨者,当知是人于无上道得不退转,弥勒菩萨成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时,如此行人,见佛光明即得授记。”画面中,弥勒菩萨裸身,披巾,着裙,坐于束腰座上,伸手为一信士摩顶授记;信士跪在其前,合十俯首,虔诚受记(图6)。

隋承北朝信仰弥勒遗风,僧人中如玄景、智琳、静琬等都与弥勒信仰有密切关系。隋代时期也有许多人假借弥勒名义起事,隋文帝也曾自称白衣天子,统治天下。敦煌隋代壁画中的《弥勒上生经变》,应该与这一时期的弥勒信仰有关。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