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从天上到人间:敦煌艺术中的弥勒信仰
敦煌研究院 丨 胡同庆 丨 2014-6-5    访问量:  

初盛唐时期敦煌民间的弥勒信仰,不仅反映在塑造巨大的弥勒佛像上面,同时也表现在丰富多彩的壁画中。这一时期的《弥勒经变》,无论形式还是内容,较之隋代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形式上除少数画面单独画《弥勒上生经变》或《弥勒下生经变》外,大多是将“上生”、“下生”同绘在一图中,内容也按照经文的主要情节描绘,丰富而细腻。

图8 初唐第329窟北壁    弥勒经变

全面描绘弥勒上生所居住的兜率天宫和下生的阎浮提世界,反映了人们不仅希望弥勒帮助自己决疑,希望“命终之时”,能够“得生兜率陀天”,同时更希望改变现实的生活状况,追求美好的理想生活。为此,在《弥勒经变》的构图上,将画面划分为三等分。上约三分之一的画面绘制弥勒上生所居住的兜率天宫,下约三分之二的画面绘制弥勒下生的阎浮提世界的种种盛况。如初唐第329窟北壁《弥勒经变》中,画面上方中央为弥勒菩萨头戴宝冠,善跏趺座,作说法相;身后建筑为五百亿天子所造的宫殿;座前有菩萨、神王、天子等席地做供养状,向弥勒菩萨发愿供宝;左右两组的佛、菩萨,可能表示弥勒菩萨在龙华菩提树下成佛时的三会说法。画面中、下方描绘弥勒世界天雨润泽、金沙铺地、慈心和平、长寿安乐的境况,以及儴佉王率王妃及王公大臣、宫娥彩女一同落发出家的场景(图8)。

不过,初唐时期的《弥勒经变》中的内容还是比较简略,如第329窟《弥勒经变》中便还没有画出一种七收、路不拾遗、五百岁嫁女等许多具体故事情节,而这些内容到了盛唐时期就有了丰富多彩的表现。如盛唐第445窟北壁《弥勒经变》中,不仅描绘了阎浮提世界中的一种七收、树上生衣、人命将终自然行至冢间而死、女人五百岁出嫁等情节,还描绘了弥勒托生父母修梵摩、婆罗门拆毁楼阁、翅头城中罗刹鬼夜间扫地以及儴佉王以七宝台献佛、儴佉王率王妃、太子、大臣、宫女剃度出家等情节。

图9 盛唐第445窟北壁   弥勒经变·女剃度图

这些画面中的形象非常生动,如其中众王妃和宫女们剃度的画面中,在有围屏遮挡的场地内,比丘尼持刀正为王妃落发,被剃发的王妃正襟危坐,侍女在一旁或跪或站捧着器物接取从王妃头上削下的头发,前面地上摆满净瓶、盆盘等盥洗器物;在没有围屏的另一侧,则有比丘尼或宫女手提帷布遮挡。已经剃度的王妃跪拜礼佛,等候剃发的王妃、宫女们聚集在围屏里。其表情各异,或虔诚合十,或窃窃私语,或安详自然,或担心害怕。在围屏外侧,有一男子持棍挑起帷布,向内窥视剃度的妇女。这些王妃和宫女们剃度的画面,从不同角度刻画了王妃、宫女们面对剃度出家以及防备偷窥者的各种心理活动(图9)。

图10 盛唐第445窟北壁    弥勒经变·婚礼图

又如表现女人五百岁出嫁的画面中,宅院外的一侧搭起帐幕,并以屏风围成举办婚礼的场所,宾客满座,场内有一红衣髫辫儿童正翩翩起舞,乐队伴奏,新婚夫妇在乐舞中礼拜;与此同时,侍者往来忙碌,屏风外还有人探头偷看,富有生活气息,生动表现了当时婚礼场面的民俗风情(图10)。

图11 盛唐第445窟北壁   弥勒经变·心形院落

图12 盛唐第445窟北壁    弥勒经变·圆形院落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弥勒下生的阎浮提世界具有现实人间的生活气息,而且连弥勒上生居住的兜率天宫也变成了现实生活中普通百姓居住的院落。如第445窟北壁《弥勒经变》中为了表现弥勒居住的天宫,描绘了大小十座院落。这些院落绘在一座座祥云缭绕的悬崖峭壁上,形成一个个独立的院落,院内再分隔成一进或多进,随着地形变化呈圆形、心形、桃形或前圆后方等(图11、图12)。院落全部有围墙环绕,形成座座围屋,颇似南方客家围屋形式的圆楼。

这一时期的敦煌地区的民间弥勒信仰,显然已经开始从天上来到了人间。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