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敦煌 >> 正文
“数字时代”的知识共享与服务
——“2013中文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国际研讨会”采访侧记
敦煌研究院 丨 祁晓庆 丨 2013-7-24    访问量:  

2013年7月11-14日,在世界文化名城敦煌召开了“2013年中文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国际研讨会”.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典、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湾及中国大陆等18 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00位专家、学者齐聚敦煌,围绕“中文数字资源建设与服务模式”、“数字出版与服务的新模式”、“图书馆建设与发展的新思考”、“中华文化云数字图书馆建设”等议题展开了学术交流与讨论。

会议期间,敦煌研究院网站网站记者有幸就会议讨论的相关问题采访了几位会议代表和嘉宾。

国际图书馆协会及机构联合会(IFLA)主席、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馆长Ingrid Parent不远万里前来参会,并兴致勃勃地参观了敦煌莫高窟、榆林窟和阳关、玉门关等敦煌名胜古迹。当记者问到关于数字时代对图书馆以及读者带来的影响时,她表示“便携设备,无线网络,搜索引擎和网站等数字和网络科技对图书馆和社会带来了各个方面的变化,几乎改变了这个世界。随着现代数字技术发展的不断加速,传统信息获取方式受到冷落,绝大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已经不愿意去图书馆查找资料”,“现在的人其实期待可以随时随地工作、学习和娱乐,方便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图书馆应该正视信息时代对传统信息获取方式的挑战与改变”,“我们必须依据用户需求,为读者提供定制服务”。在问到参观莫高窟的感受时,Ingrid非常兴奋地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一次来敦煌,莫高窟久负盛名,但亲自来看还是感到非常震撼。莫高窟是世界文化遗产,但它非常脆弱,对它的保护也是刻不容缓,但是还是有很多像她那样向往莫高窟的人想更多地了解莫高窟的艺术,数字化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知道敦煌研究院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让更多的身处世界各地的人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分享这些伟大的文化遗产。

中宣部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办公室副主任高书生表示,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推动“文化数字化建设工程”,从文化资源数字化到文化生产数字化、文化传播数字化和文化消费数字化,为我国数字出版以及数字图书馆、数字博物馆的建设与发展提供了明确的方向指引。而且,充分实现文化和知识共享的数字化,对满足人们精神文化需求具有重要意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外交流与合作司副巡视员王华认为,在数字化背景下,出版数字化和图书馆数字化,学术交流数字化和网络化,乃至整个知识的共享与服务已成为必然趋势。新的出版模式、新的服务模式、新的产业形态的日新月异,推动了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在学术、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密切合作和快速发展。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馆长周欣平在这次研讨会中演讲的题目是“大数据时代的机遇与挑战”,相对于其他更多关注如何生产数据的专家而言,周馆长更强调如何管理数据,达到知识的共享与服务,即在大数据背景下,面对数量巨大的数据,如何保证为读者提供即时信息?如何更好地储存数据、解决数据的迁移问题?如何更好地为学术研究提供服务等。他认为做数据的专业人员必须具有很强的专业知识,如此才能建立研究性的专业数字图书馆。大数据时代,图书馆应该承担的角色主要由人的因素决定,即由人将这些科学数据提供给用户,从而产生学科之间的合作以及知识的共享。

截至目前,数字图书馆的发展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数字图书馆的发展与信息产业、信息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国际信息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生活方式、文化方式均发生了改变,这些都与信息科学有很大关系,数字图书馆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产生的。从理念上来讲,图书馆最开始提出的是“无墙的图书馆”理念,后来发展到“24小时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到今天的数据革命和大数据时代,这个演变过程也反映了数字科技的发展对人类的影响,甚至对科学研究的影响,今天的数字图书馆不仅是简单的电子书,它还扩展到其他领域,除了电子书、电子文献外,人们开始探讨大数据的问题。在数据革命的大环境下,图书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图书馆以纸本书为主的阅览方式也面临很大的挑战,数字图书的阅读方式是不同的,数字产品更有利于大众的共享。在开放获取方面,在国外,没有版权的资源都是免费开放的,这一点在国内还远远达不到,数字产品如果成本太高,会限制人们的利用,从而限制国内科学研究、教育等的发展。如何将公共资源免费提供给大众分享是未来社会发展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在问到目前国内数字化发展遇到的最大的阻碍是什么时,周馆长认为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是目前国内数字化发展最大的障碍。因为如果知识产权不能得到很好地保护,则资源不能很好地开发。数字敦煌就是一个很好的资源,数字敦煌已经产生了令人瞩目的成果,现在需要考虑这些数字化成果怎么样保存下来,一百年不坏,一千年后还在。另外就是数字化成果的展示和分享,如何最大限度让大众分享到数字成果,而不是束之高阁。如果达到这一步,则中国的整个数字化的技术就会达到国际前沿水平。

数字出版和数字图书馆与传统出版和图书馆之间的差异以及各自今后的发展问题是这次会议讨论的主题之一,数字出版和数字图书馆的出现及迅猛发展给传统图书出版和图书馆建设带来很大的冲击和影响,二者的根本区别在哪里?是否可以共存?这些都是这次会议代表所关注和讨论的话题。周馆长认为,数字化是个很大的尝试,但是传统出版和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馆是不会消失的,数字化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出版物。我们首先要区分文献和数据的关系,文献可以是数据,但数据不能是文献,二者是有很大区别的。从这个角度讲,周馆长认为还是应该要保存传统出版,因为它是经过专业审核的,经过千锤百炼,有较强的准确性,而且是可以永久保存下来的研究成果。而数据相对来说是大规模产生的,它更多地表现为一个平台,是文化交流、信息交流的平台,它是可以消失的,这二者是有区别的,是两条不同的线,因此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是两个不同的行为和领域,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

12日的研讨会安排了三场分会研讨,其中第一分会场主要围绕“敦煌论坛:数字敦煌与世界文化遗产”开展分会讨论。敦煌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旭东研究员接受了记者采访。采访中,王院长主要介绍了敦煌研究院二十多年来在敦煌石窟文物数字化工作的历程以及对未来数字敦煌发展的构想。他说,数字敦煌的提出已经很早了,大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提出来了,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努力,这期间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国家文物局、甘肃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最初阶段,由于数字技术本身发展的局限性,还没有办法完全解决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些问题,到了2000年以后,数字技术迅猛发展,之前十多年的探索为之后取得的成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最初阶段通过我们的研究和摸索,弄清楚了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第一是采集问题,我们当时使用的都是传统相机,在洞窟采集完数据后,先冲洗,然后再扫描进电脑,这一过程中会出现丢失信息的现象。到2000年以后,数字相机技术的发展就已经非常快了,在三维扫描和三维测量方面的进步也都非常快,因此,2000年之后的这十多年是数字技术发展最快的时期,也是数字敦煌进展最快的阶段。

2006年,为了数字敦煌项目的更好实施,我们将原来敦煌研究院摄录部与保护研究所图像研究室合并成立了敦煌研究院数字中心,这不仅为人才培养、技术研发方面奠定了基础,而且整个团队加强了跟国际国内的合作,因此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专门针对敦煌壁画、彩塑的数字化的专业技术队伍、工作流程和技术标准。这样既可以规范石窟数字化的标准,而且可以推广到其它遗产地的数字化建设中去。敦煌石窟有700多个洞窟,我们计划在五年内完成140多个A级洞窟的数字化,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现在采集的问题已经基本上解决了,但是后期处理工作很难,因为前期采集的大量的数据要进行拼接、储存等,都是通过人工手段来进行,所以在未来我们要在后期处理技术上多下功夫。

关于何时完成敦煌文物的数字化问题,王院长表示,数字敦煌项目在科技部、文物局的支持下正在加快速度向前推进,我们邀请了包括清华同方在内的全国有实力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参与,我相信通过这样的合作,以及技术的集成和研发,敦煌数字化项目能够加快速度,但是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因为技术还在不断发展,我们也在审慎地利用这些技术。

对敦煌石窟数字化成果的应用问题,王院长表示也已经有了一些规划。在过去提出数字化仅仅是为了保存,但是后来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我们希望通过数字技术能够全方位地展示敦煌艺术,这样就可以减少游客在洞窟内的参观和停留时间,把游客对洞窟带来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这样实际上就解决了保护与利用的矛盾。所以在未来我们会通过数字展示的手段,尤其是通过互联网全方位地向大众展示数字敦煌成果,通过技术手段让世界各地的人不一定到敦煌也能分享到敦煌艺术。我们正在建设的莫高窟游客中心正是利用数字化成果再加上数字展示技术来达到这样的目的。同时,敦煌研究院现在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可以通过网站浏览图片和虚拟漫游等数字化成果,来分享敦煌艺术。

王院长同时还表示,数字敦煌目前遇到的主要困难是标准的问题,只要建立统一的标准,大家才能在一个大标准下进行交流。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